您现在的位置: 茺蔚子 > 茺蔚子别名 > 正文 > 正文

温周爱情故事之大婚西皮君

  • 来源:本站原创
  • 时间:2022/9/26 13:42:32
治疗白癜风的口服药 http://baidianfeng.39.net/a_yqhg/140224/4342832.html

设定为阿湘小曹都活着~~

那场大战死了很多人。所幸不该死的都还活着。阿湘为了救险些死于他自己师父掌下的曹蔚宁险些断了一臂,但两人都还活着已是最好的结果。温客行大仇得报,毁了鬼谷,全了前半生夙愿。周子舒的七窍三秋钉在七爷和大巫两位的帮助下取出。没有伤及性命和功力根本已是万幸。至此,万事皆休。这几日温客行总是翻来覆去的不老实睡觉,扰得周子舒也不得安生。他一把按住又翻了个身的温客行,想了想干脆把自己滚进他怀里,挪出个舒服的角度,躺好不动了。温客行自然乐得美人自己投怀送抱,由着他动来动去后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我又吵着你了?

你老实说,这几日晚上不好好睡觉,肚子里翻什么花花肠子?跟有虫咬你似的不得安生。周子舒仰着脸,问他。

夜色很好,两人没拉床帐,窗口透进来的月光足以让周子舒看见温客行脸上的表情。

我在想,阿湘是真心喜欢曹蔚宁那傻小子的。之前那场婚礼本算不得十足十的真心实意给他俩办的,后头又被搅了,终是不妥。温客行低头也看着周子舒,笑了,那丫头虽不是我女儿,但我将她从那么小养到而今,论情分,一句兄长也是当得的。她要嫁人,我心里始终不是个滋味。周子舒也笑了,还当是又犯什么坏呢。原来是老父亲要嫁女儿这种事了。他抬手捏住温客行半张脸,将它扯长了些,你这脑子是不是歇下来就不想事儿了?

阿絮,疼!你轻点…我这脸可是上天的杰作,扯坏了可是你的损失。温客行惨兮兮的道,但又不反抗,然后自己又委委屈屈的挪起嘴来,还有啊阿絮,你好端端的骂我作甚?我脑子怎么就不想事了?

我且问你,小曹师父那样对他,且当日已说了清风剑派再不认他这个弟子,小曹算是与清风剑派再无瓜葛了,是也不是?周子舒松开手,问道。

温客行揉了揉自己的脸--还好没扯坏。点头,不错。

那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小曹此时无家可归,除了入赘你门下,还有何去处?既他算是入赘,自然还跟阿湘一起留在你身边,你还担心什么?周子舒翻白眼,蠢。

温客行笑着拿自己脑袋去拱他,是是是...我最笨了,幸得阿絮不嫌弃,还愿意给我出谋划策。

周子舒被他弄得痒痒就去推他,你弄明白了就快些睡..唔—一

那人偷亲他,得了好处就又笑眯眯地抬头看他,阿絮这样帮我,我很是感激,又无甚可给的,不如卖些力气给阿絮?边说手还不老实去摸人家的腰。周子舒气得踹他,滚!老子不要你卖这力气!我.唔一—腰间敏感处被那轻车熟路的人用指尖轻轻挠了挠,周子舒一句怒骂被自己咽了回去。阿絮~那人的嘴唇又黏黏糊糊的贴近周子舒的耳朵,吻他的耳廓,撒着娇喊他的名字。周子舒忿忿的闭上眼,他娘的好心没好报,跟禽兽大晚上的谈什么心?!就该赶他去书房辗转反侧!翌日,周子舒卧床不起。温客行大早上就去找了小夫妻两个谈心。谈及婚事,饶是顾湘也红了脸,支支吾吾的不肯好好回话。

姓曹的,见顾湘这样,温客行更是不爽,又调转目标,剑指可怜的小曹,你还想回清风剑派吗?闻言,曹蔚宁脸上的喜色褪去,叹了口气。当日师父已明言将我从清风剑派除名,我现在已算不得清风剑派的人了。顾湘拉住他的手,安慰的摇了摇,又别别扭扭的道∶那你可听好了,你要跟我成亲,那什么清风剑派又不要你了,那你就是本姑娘的人了。曹蔚宁笑了起来,好。温客行磨了磨牙,既然如此,上次那场婚礼被搅,这次我是打算给你们补—场的。顾湘眼睛红了,甚为不解,主人?你想什么呢?温客行学他家阿絮翻白眼,鬼谷也没了,你也不能跟着姓曹的回清风剑派,我还能赶你去哪儿?所幸阿絮还有个四季山庄,咱们以后就得跟着阿絮在此处安身立命喽。

那是不是咱们以后都不用分开了?顾湘开心起来,都在一起?!温客行目光穿过她身边,看向立在门外的人,笑道∶是,都在一起。不再分开了。门外,周子舒也笑了起来。这场婚礼很简单。除了一对新人,就只有温客行和周子舒,以及充当一切打杂人员的张成岭。高堂之上,温客行端坐着,稍侧一些是周子舒一一他自觉不是顾湘和曹蔚宁的长辈,不该受这一礼。张成岭往门外瞅了瞅天色,觉着时辰差不多了,便清清嗓子,高唱道∶古时到,新人行礼———拜天地!喊完小孩白嫩的脸变得通红,逗笑了在场四人。

小夫妻二人对着门外天地端正一拜,拜谢天地,让自己遇见对方。二拜高堂!

二人转向堂内,向着温客行和周子舒真诚一拜。拜谢温客行,在鬼谷那样的环境中艰苦护佑顾湘长大,拜的是养育之恩;拜谢周子舒,在这乱世中仍保持本心,拯救了在场几人性命,给他们一方安宁生存之所。

顾湘久久拜在温客行脚下不肯起身,在红盖头下低声哽咽起来。个中情绪只有她自己与温客行明白。

温客行攥紧座椅,喉结上下滚动几回才说出话来,起来,你行拜堂礼呢!规矩呢?

顾湘这才在曹蔚宁的搀扶下站起身来。

张成岭接着喊道∶夫妻对拜!

曹蔚宁紧紧握着顾湘的手,两人在这种别扭的姿势下,笨拙的完成了这个礼。

礼成!成岭欢快的喊道,恭喜曹师兄和湘姐姐!周子舒也起身,恭喜蔚宁,恭喜阿湘。温客行只道∶既已礼成,咱们自家人也不用讲什么客套,便开席吧。师父等等—-哥等等—-成岭和顾湘的喊声同时响起。怎么?周子舒纳闷的看向张成岭,还有何事?成岭支吾半晌没说出来。最后往他湘姐姐身后一躲,湘姐姐还是你说吧,你今日成亲,师父和温叔定不会责怪你的!顾湘一把掀起盖头,看向温客行与周子舒二人,道∶我,我们几人,商量了一件事,想,想请你们同意。

何事?周子舒—头雾水。温客行倒是有些兴趣,想看看这三个小鬼在搞什么。我,我知道你们两个也,也,也是….哎呀这怎么说啊顾湘结舌,去推她新鲜出炉的相公曹蔚宁,你说!曹蔚宁只好站出来保护妻子和小舅子。闭着眼豁出去般,一气儿嚷了出来∶我们三人给您二位也准备了一场婚礼!饶是温客行和周子舒那样的人物,都被这话惊愣在当场,什么?张成岭偷眼瞅他师父不像是生气,就壮着胆子,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大通∶师父,温叔,我们给你们也准备了一场婚礼。我,我和顾湘姐姐,和曹师兄就是你们的晚辈。师父,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我,我也算您的后人了。温叔,顾湘姐姐也算您的后人。虽说这天地伦常是阴阳相合,但是温叔,不是您教我的吗?-—心仪之人分什么男女。您与师父,合该也是要有一场婚礼的!周子舒是真的被这三个小辈震惊了久久不能说出话来。温客行倒是反应快,他用折扇在张成岭头上敲了一记,你们好大的胆子,我跟你师父的事你们也敢多?他看向周子舒,见他不说话,只当他是不同意三个小辈的异想天开,就道∶你们是不是闲的?想出去自己历练了?翅膀都硬了?我今天非得让你们..老温!周子舒喊住他。随即他看向三个小辈,似笑非笑的,道∶看来今日之事你们是早有预谋啊?他抬起衣袖弹了掸,非怪今日非得让我们两个穿红衣,还说什么喜庆之日得穿喜庆些,是为这出准备的吧?三人被问得讷讷不敢言。只能低着头应是。哼,那我问你们,我与老温的高堂,你们准备请何人来做啊?周子舒继续盘问。

张成岭嗫嚅道∶师父,徒儿斗胆将太师父灵位请了出来。周子舒一愣。

至于温叔,徒儿在太师父房中找到了一座灵位。上书挚友温氏夫妇,应是,应是,温叔的父母….他说到最后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。对着灵位拜高堂,的确不是什么喜事。他开始怀疑自己几人是不是做错了。

温客行看向成岭,又看向周子舒。阿絮..

你倒是做了件好事。周子舒打断温客行,对着成岭说。阿絮?

老温,之前种种都已过去。是是非非你我早有定论。是不是,也是该到时候,开始新的生活了?周子舒看着温客行的眼睛,认真的道。但是说到最后,他的眼神也迷离了起来。他并不是一直都能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。

对自己师父的灵位,他也会自我怀疑。但是。但是温客行坚定地握住了他的手。温客行笑了起来,目光扫过三个小辈,又看回周子舒身上,说起来倒是我的不是,依成岭所说,咱们两个也算是儿女双全了,竟还没有拜过堂成过亲。我今日补给阿絮好不好?周子舒定定的看着他,慢慢的也笑了起来,好。张成岭和顾湘分别捧出秦怀章和温氏夫妇的灵位来,虔诚的端放在堂上。五人先是焚香跪拜过三人灵位,再由张成岭充作唱礼人唱礼。—拜天地一-周子舒牵住温客行的手,一同跪倒敬拜天地,过往种种已成云烟,心爱之人就在身侧,再无所求。

二拜高堂一-温客行紧紧握住周子舒的手,带他转回面向高堂,二人跪拜灵位。往事已矣,虽是遗憾不甘过,虽是怨恨痛苦过。但依旧日感谢父母、感谢师父养育教导之恩。感谢他们将身边的人带到自己面前,让自己可以与他携手并肩,走过之后所有的人生。新人对拜——温客行赞赏的看了眼张成岭。他又看回周子舒身上。那是他的光。周子舒穿着新衣,正在与他拜堂,行新人之礼。他们拜过天地,拜过高堂,此刻正要对拜。拜什么呢?拜谢我的爱人,从未放弃过自己;拜谢我的爱人,坚定不移的信任自己;拜谢我的爱人,仍旧陪伴着自己;拜谢我的爱人,我将会永远在你身边,爱你,陪伴你。

"礼成"温客行挽起周子舒,紧紧握着他的手。这是他的阿絮,他的周子舒,他的爱人。纵是前尘旧梦在人心鬼域里挣扎过,失去过痛苦悔恨过;纵来路艰苦,磕磕碰碰的彼此刺伤过,但是现在_温客行和周子舒互相对视着,耳边是三个小辈欢乐的说话声,面前是自己的爱人,手边是美酒,天上是暖阳。此时,是人间天堂。




本文编辑:佚名
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 http://www.chongweizia.com/cwzbm/11640.html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茺蔚子版权所有



现在时间:

冀ICP备2021025554号-4